并非两极

White Illusion:

无头原著13卷正帝部分食完感想


【】部分是网上的原著内容,含剧透


总之都是含有CP观点+个人主观方面乱七八糟的想法,如感到不适建议右上角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说实话,无头十三卷之前,我以为正臣和帝人见面的场景会比较煽情,比方说正臣的出现打动帝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什么的,果然还是太甜了。


【男孩站起来,面带微笑。
困扰的笑容出现在他稚气的脸上。
那是与往日截然相同的表情,正臣记忆中那个表情。

“嘿,正臣。”
“帝人...?”
“不知怎么,总感觉真的好久不见啊”
帝人在他眼前一如既往地笑着,却让正臣一时语塞。
他们的手机铃声还同时响着,诡异极了的声音在暗黑的屋顶不断回响。


满天无一明星。
只有天空中扭动的阴影低头凝视着他们。
静静地,秘密地。
宛若吞没一切。】




【因为他作为黄巾贼老大的经历,
正臣的直觉在要不要跑向帝人这一点上犹豫了
站在他眼前的毫无疑问,就是龙之峰帝人。
但是除去这一点,他感觉到了完全不同于那个他所认识的龙之峰帝人的东西。他的喜悦逐渐被疑惑取代。
--不,这是不对的。
--如果我现在跑开的话,就会和以前一样了不是么。
正臣抑制住自己的脚步,在内心下定决心不再逃跑。
“如果你知道的话,那你根本就没必要按照约定过来吧?”
正臣耸了耸肩问道,决定继续这个话题。
但是


帝人微微地摇了摇头。
“我觉得这样正好。”
“?”
“纪田君,我有些东西想要给你看。”
“想要给我看...?”
不断切换着正臣和纪田君这两个称谓的帝人很让人在意,但是正臣更关心他刚刚说的话。】




早在第五卷的时候,帝人身上流露出来的偏执和自我就已经相当明晰了,朴实的外表几乎可以骗过所有的人,甚至在有些事情上,帝人也并没有真正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,处于一种自欺欺人的状况。




【“Dollars...你之前说过很多次自己的日常生活太无聊了,但是...你想要这样么?”
“嗯...一开始我很兴奋。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我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。
帝人就像是个天真的小孩子那样笑着,带着那样的表情摇了摇头。
“但是事情已经不一样了。所以我觉得 - 我应该制造出一个能欢迎你和园原桑回来的地方,正臣。我想微笑着把你们带入我自己创造的Dollars。”】




对于自己正在追寻着得非日常,帝人是乐在其中的。之所以会对发小切换称呼,个人猜测是他内心比较柔软的部分和黑暗的部分互相交替的表现,而对于帝人自身来说,早就做好了堵上性命万劫不复的觉悟了,所以尽管有比较柔软的部分出现,也不能说明什么,更不代表着他自身会就此收手。


半个身子泡在一般正经生活的人几乎不会接触到的世界里,却还能完全适应这种状况,将之视为「日常的一部分」,这也是帝人可怕的地方之一。




【正臣不能理解帝人所说的话。
也不是。他能在某种程度上想象这种事,但是他不想接受这种事实。
换句话说,帝人抓住了他憎恨的人的软肋,然后把他们当做是爪牙一样叫到了这里。
根本没有必要知道每个人的软肋。只要有一个人这么做了,其他的不良少年就会跟着乱来。
如果动机只是要制造骚乱的话,这样的人数也多的过头了。
正臣有两个不能接受这种事实的理由。
第一个就是他不想认为帝人这个人会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。
另一个就是他根本没有理由做的这么绝。】




【那个时候,正臣开始跑向帝人。
因为他觉得,帝人并没有在清晰地思考。
不知道是因为他自己已经被麻痹了呢,还是像正臣那样被临也的提示引导,但是正臣决定他必须清醒过来。
正臣握住自己的肩膀,挥舞着自己的手臂,想着就算不能让帝人看清现实,也要在现在打他一顿。然后他向前买去 -
但是意识到帝人正拿着枪指着他,他停住了。
“...喂,你认真的么 - 拿枪指着我?”
毫无疑问,枪口正对着他。
但是帝人只用一只手拿着枪。因为枪械的重量,他的准心十分不稳。
而且,他的手指并没有扣上扳机,所以他的目的还不明确。
从另一方面来讲,现在的状况十分危险。如果开火的话,没人知道子弹会射到哪里。
正臣停了下来,但是他没有害怕地躲开。
对着自己的童年玩伴,仍然拿着枪的帝人问道。
“我以为你会不管不顾地直接冲上来打我一顿呢,但是...就是你也是怕枪的啊,正臣。”
他并不是在缓解气氛。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脸上写满的是如假包换的好奇。
正臣咬了咬牙,站在帝人正前方,正视着他,回答道。
“没错,我很怕。”
但是他的眼里没有一丝丝的恐惧。
只是 - 里面慢慢地填充着无声的怒火。


“这么突然的拿出这样的东西 - 不害怕才怪呢。”


“啊...也是。”
“但是...”
“诶?”
正臣内心积聚的怒气爆发了出来。他愤怒的吼道,就好像在痛苦一样。
“我最最害怕的其实是,到底要在怎样的情况下,像你这样这么温顺的一个人要有这种东西!”
“正臣...”
“别玩儿我!你这样的好人怎么会有这种东西!发生了什么吧!根本不正常啊!”
正臣紧握着自己的拳,把指甲刺进手掌里,声音满满弱了下来,像是在呻吟。
“...是我的..错么?”】




其实正臣这个角色,在原作的火锅番外中,从帝人视角出发,清清楚楚的展示出他是一个善良、勇敢的人,有一定自我牺牲的精神,在帝人看来,这也是他所不及正臣的地方,正臣比他善良,是比他更好的人。同时帝人也一直很憧憬正臣的行动力,也打心底里佩服对方的强大,甚至于是羡慕跟嫉妒。


【正臣安静了一会,试着理解帝人的问题,并握紧拳头回答道。
“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。即使现在-都不能,其实从局外人看来,说想要为你做些什么都很荒谬吧。”
仍然被枪口对着的正臣向前迈了一步。
帝人拿着枪的手抖了一下。
即使如此,正臣还是不停地向前走。
“我并不聪明,还是个懦夫。这很可悲,但我能需做的全部,不过是打点架,还只是一点点...别无其他。”.
正臣在心底确定了两件事。
第一,就像以前面对法螺田时一样,他要用赌上自己的性命。
这并不是白费功夫,是为了让眼前的男孩清醒过来。
第二,也是为了让眼前男孩清醒过来-
要和死敌交朋友。
“这就是为什么,我至少要和你打。”
正臣笑着说出这儿时就挂在嘴边的话语。
“如果你要制造麻烦,我不会阻止你。但我会用我的方式,也制造些麻烦。”
“正臣...”
“”我要把你拉回来-让你回到你所厌恶的平凡生活。
正臣的眼里再无犹豫。
“我会揍你揍到你哭,并让你好好记住。”
他绝不让眼前男孩变成什么失去人性的东西,即使真的发生了,正臣宣称道。
“你不是什么像无头骑士一样的都市传说。你就是个平凡,小个头的家伙...比任何人都诚实,善良,龙之峰帝人。”


帝人在一瞬失去了全部表情,像是被正臣所吼所震撼到。
下一刻,眼中带着泪水,他低语道。
“你还是这么强大,正臣。”
“...”
“我一直对你嫉妒,这就是我想要真正打败你的原因。”
男孩说着心底话,字间带着与羡慕截然不同的嫉妒。
“这就是为什么,现在,无论如何....被别人称为胆小鬼也好...”
带着敬意地凝视着自己从儿时就认识的友人,帝人慢慢将手指放上了扳机。
“用一切,我也要推翻你所说的,正臣。”】


但正臣并不是帝人所想的那样强大,原著七月的番外中,正臣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改变,但发小还是原来那样,只有跟他在一起时的自己才能恢复原先的模样,他羡慕那样的帝人,也嫉妒着对方,那个还拥有着自己所逝去的所有东西的帝人。自小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帝人有时候会直接得可怕,也由衷希望对方不要被卷进奇怪的纷争之中——“如果你要制造麻烦,我不会阻止你。但我会用我的方式,也制造些麻烦。”正臣是这么说的,同时也这么做了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是个人观念浓重的一些想法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关两人的名字,龙之峰帝人,也如同一个年轻有野心的帝王那样,将自己隐藏在一切事态最里层的位置,寻求着一场蜕变,终至无法脱身。而纪田正臣,成田说【这是专门为帝人创作的角色,他的挚友。取名字的概念也很简单,既然有「帝王」,那么就配给他一个「臣子」好了,其实这个设定一开始也只是随便说说,兴之所致而改的,不过最后大家竟然也觉得这个关系不错,结果就变成现在这种关系了。】




我很喜欢成田塑造两人的方法,虽然总的来说个人更偏向帝人一些,他是近乎于拥有人类所有特质的人,自私,偏执但又怀有良知,有时候也会懦弱,为了自己什么都做得出来,而对友人开枪却又带有罪恶感。正因为一个人身上多种矛盾交织,所以不由得为此着迷,我爱他【。】


而正臣,客观上来讲确实更为强一些,抱着坚信某件事的想法走在信念的道路上,追寻着自己落入深渊的好友,并不惜一切想要带回对方。




成田在塑造两个角色的时候,并不刻意的去遮掩两人的毛病,也因此使得正帝两人的形象更立体。两人都彼此渴望、羡慕、嫉妒着对方身上的优点,正因眼中的正臣一直都比自己更强大更了不起,帝人才想要战胜正臣,也正因为坚信着对方毫无改变,并且将全部过错归咎于自己,正臣才想要拼命救回帝人。


正臣果然还是被爱蒙住了双眼吧【




一方是觉得自己太过罪恶深重,把组织推到了悬崖边摇摇欲坠,早就做好了让自己结束一切的觉悟从而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——哪怕是与幼时憧憬过的幼驯染为敌。而另一方却始终坚信对方只是没醒过来,就算有错也都是全世界的错,是折原临也的错是黑沼青叶的错,更是自己的错,赌上性命也要将对方带回来。【正臣你的爱我感受到了啊




换个说法就是,皇帝一意孤行,忠臣却始终想要将朝廷带回正规吧【什么鬼比喻】


我还是挺吃得下他俩的君臣梗的啊,好萌啊【。




照这么看,这俩BE可能性确实很大,但我就是妈宝!就是舍不得!回头翻一翻十三卷结局




【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无力的呓语。


但他们似乎还是听懂自己的呼唤。少年和少女紧紧握住帝人的手,清楚地告诉他:


  「欢迎你回来,帝人同学。」


  「回来了啊,帝人。」




在光线晕开的视野中,他依稀看见他们说话时,脸上的微笑——


在帝人了解自己身处何种情况之前,他的泪水莫名溃堤,一滴滴地滑落脸颊。


永无止境地,无尽无休地。


不论这是日常还是非日常,他都在两人话语的背后,感受到自己殷殷期盼的东西。


少年没再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地掉泪。】




我觉得成田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。


哪怕是再黑暗的夜晚,也会有破晓的时刻。而我也相信,如果是真正的重要的伙伴,无论是有什么不可调和的观点和毛病,也一定会解决。




我爱他们,一如既往。

评论
热度(65)
  1. 熙缘Akino°White Illusion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苦烟 .White Illusion 转载了此文字

熙缘Akino°

©熙缘Akino°
Powered by LOFTER